学术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动态

[讲座]“从帝俄到俄罗斯:国家形象的变迁”学术讲座成功举办

       11月7日晚8时许,历史学院俄国史专家张建华教授主讲的学术讲座“前进,达瓦里希!从帝俄到俄罗斯:国家形象的变迁”在北京师范大学教四101举办。本次讲座系我校历史学院“古今世界 天下大观”——主要发达国家国情系列讲座的第十一讲,也是历史学院2017年“国际文化月”的重要组成部分。讲座由历史学院世界近现代史研究中心、“形势与政策”小组共同主办。前来聆听的还有来自北京师范大学、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对外经贸大学等首都高校的学生和社会各界历史爱好者。
 
 
       张建华教授首先回顾了六年前的11月7日应邀作为“古今世界 天下大观”系列首场讲座主讲人时留下的美好印象,并表达了再次走上讲坛的兴奋与喜悦之情。张老师指出,本次讲座的主题是俄罗斯国家形象的塑造与变迁。随着自然时空、文化时空和政治时空的变幻,俄罗斯的国家形象也随之展现,可大致分成帝俄、苏联、当代俄罗斯三个时期。其中有两个问题特别值得关注:一是俄罗斯对其国家形象的自我塑造,二是它者视野下对俄罗斯形象的认识与评价。张老师通过莫斯科国际灯光节放映的历史人物形象展开讲述,引起了在座同学们很大的兴趣。
 
       张建华教授首先详细界定了“国家形象”(National Image / имидж государства)和“形象”等术语的含义。“国家形象”指一国的自身认知和国际体系中其他行为体对其认知的结合,观察一国的国家形象主要有两个视角:一是“自我塑造”,即一国政权在历史文化基础上融入现代性诉求,主动以国家机器和制度对本国形象的建构;二是“他者视野”,指一国形象的旁观者、体验者对该国形象的认识,可以更加全面、客观、有针对性地评价国家形象。张老师分析指出,把“国家形象”这一政治学术语引入历史研究中,主要有两个依据:一是根据“影像史学”(英文Historiophoty,俄文Визуальная история)的理论,除传统以语言文字为载体“书写史学”(Historiography)之外,藉由绘画、摄影、影像等视觉形象亦可以再现历史。二是从思想史的角度看,民族历史记忆可以反映出当时的社会和国家形象,如法国历史学家皮埃尔•诺拉所著的《记忆之场》(Les Lieux de mémoire),追溯了法国革命中的历史形象的记忆。而对于俄罗斯来说,无论是苏(俄)历任领导人的形象,还是作为苏(俄)政治中心象征的克里姆林宫和红场,甚至像反映当代俄罗斯生活的《战斗民族养成记》(Как я стал русским,2015年)这样的影视作品,都可以构成民族记忆的一部分。
 
       讲座主体内容分为帝俄、苏联、当代俄罗斯的国家形象三个部分依序展开。第一部分是俄罗斯帝国的国家形象:“欧洲大门口的陌生人”。整体而言,俄罗斯直到16世纪才作为金帐汗国和蒙古-鞑靼遗产为欧洲各国所知晓。为摆脱国家落后的面貌,1689年掌权的彼得一世锐意改革俄国社会,积极与欧洲展开交流,使俄罗斯的国家形象逐渐为欧洲知晓。1762年即位的叶卡捷琳娜二世推行开明专制,向南、向西大幅扩张领土,使沙俄成为欧洲强国之一。1801年主政的亚历山大一世是反法联盟中的关键人物,不仅取得了俄罗斯历史上第一次卫国战争的胜利(1812年),而且击败拿破仑、入主巴黎,恢复了欧洲诸王室,使帝俄成为神圣同盟领袖、“欧洲宪兵”。但在欧洲政治舞台上,帝俄仍被视作保守和反动势力的桥头堡。19世纪80年代初,受到亚历山大二世废奴改革与林肯废奴改革的影响,美俄两国“遥远的朋友”和“想象的双胞胎”的形象曾风行一时。但随着探险家游历考察的深入,美国人心中的俄国已变成“野蛮的监狱”和“邪恶的怪胎”。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结尾将美国与俄国对比,在褒美贬俄的同时预言了俄国与美国“终有一天要各主世界一半的命运。”面对帝俄长期受到排斥和轻视的现实,一些贵族军官和西方派知识分子开始思考国家近代化的问题,其思想成为十二月党人起义的基础。
 
       在帝俄时期,亦有晚清人士赴俄考察,建立起中国对俄罗斯形象的早期认识。长期以来,清政府对帝俄的基本情况不甚了解。在清代早期官方的文书档案中,曾把俄国视为原金帐汗国的一个小藩国,称俄国沙皇为察罕汗;直到1727年《恰克图条约》签订后才统称为“俄罗斯国君”,但对俄罗斯的国名仍无统一译法。中国人对俄国的确切记载始自“东土西来第一人”斌椿,他曾受政府派遣考察欧洲多国,所撰《乘楂笔记》(约1866年)简要记有俄国历史和他在圣彼得堡的见闻。但总体而言,此时中国人对俄国的印象仍很模糊。
 
       第二部分是苏联(苏俄)的国家形象:“红色帝国”。“阿芙乐尔”号战舰的一声炮响,为20世纪的苏联和世界历史打上了深深的红色烙印。苏联走上了与西方不同的发展道路后,国家实力迅速增长。苏联政府开始建造展现其国家形象的地标性建筑,计划在基督救世大教堂废墟上建起的苏维埃宫,目标是高度超过纽约帝国大厦。新宫未竟,但国民经济成就展览馆遍布各加盟共和国,同样宣告着苏联的力量。张老师详细分析了这一时期苏联的政治宣传画,它们通过贬斥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借以宣示苏联制度的优越性。20世纪20年代末爆发世界性经济衰退后,一些进步人士满怀憧憬访问苏联,形成“红都召唤”的热潮,诞生了一批反映苏联社会面貌的作品,如本雅明《莫斯科日记》、泰戈尔《俄罗斯书简》、纪德《苏联归来•答客难》,还有中国作家茅盾的《苏联游记》、瞿秋白《赤都心史》等。他们感受到苏联经济日益增长、教育和文化水平提高、苏联人民的精神面貌;但也看到了个人崇拜、分配不公等社会问题。苏联的形象如同“生虫的红苹果”般毁誉参半。
 
       卫国战争时期,浴血奋战的苏军将士向国际社会展现了苏联正面的国家形象,他们的事迹在《士兵之歌》(Баллада о солдате,1959年)等影片中得到充分展现。苏联与美国成为战时盟友后,美国社会中积极正面的苏联国家形象达到顶点,如美国拍摄了影片《某同志》(Comrade X,1940年)、《北极星》(The North Star,1943年)等,苏联亦有影片《易北河两岸》(Встреча на Эльбе,1949年)。但好景不长,随着美苏两大阵营展开政治、军事等全方位较量,“文化冷战”也拉开序幕。双方动用一切新闻传播媒介,向对方展现自己正面形象。1958年两国签订协议,各在对方国内出版一本杂志,于是苏联在美国发行《苏联生活》(Soviet Life),美国也在苏联出版了《美国》(Америка)。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位美国小女孩萨曼莎•史密斯(Samantha R. Smith)充当了两国联系的纽带:1982年11月,10岁的史密斯写信给新任苏联领导人安德罗波夫,收到后者的亲笔回信,并应邀访问苏联,登上《苏联生活》杂志封面。但由于意识形态的分歧,在美国的政治宣传中,苏联仍与半个世纪前的“监狱”和“怪胎”并无二致。
 
       这一时期,中国人心目中的苏联形象亦曾发生变化。新中国成立初对苏联“一边倒”,中苏两国关系十分亲密,当时绘有许多以中苏友谊为主题的宣传画,两国曾合拍电影《风从东方来》(В едином строю,1951年),中国亦曾引进、译制了一批优秀的苏联影片,而中苏关系转冷后,苏联在中国影片中的形象也发生变化,当时中国拍摄的反特片中,一些特务即来自“北方某大国”。两国关系的风雨影响着中国人心中的苏联形象,但一些经典影片展现的优秀人物形象,仍激励着几代人投身建设祖国的热潮。如苏联影片《乡村女教师》(Сельская учительница,1947年)给学生时代的张教授留下了深刻印象,鼓舞他立志于教育事业。张教授深情朗诵起影片中的诗作时,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第三部分是俄罗斯联邦的新国家形象。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社会转型并不顺利。进入21世纪后,俄罗斯不仅精心打造出普京个人的“硬汉”、“好男人”形象,而且积极通过电视和网络媒体塑造俄罗斯国家形象,希望通过此举改善国家发展的外部环境,增强民众对国家和民族前途的信心。张老师以两段影像为例详细展开讲述:2012年,一部俄罗斯国家形象宣传片在俄国内外媒体和网络上广为流传。影片在俄罗斯国歌声中描绘了俄壮美的自然风光、丰富的社会文化,赞颂了俄历史上辈出的伟大人物。2014年索契冬奥会开幕式上,气势恢宏的团体操表演向国际社会集中展现了俄罗斯民族的宝贵历史记忆,形成一部俄罗斯历史文化的壮丽史诗。张老师特别提及其中展现苏联时期火热建设的表演,背景音乐取自苏联影片《时间前进》(Марш времени,1967年),反映出俄罗斯国家形象塑造中对苏联元素的继承、反思和发展。而关于他者眼中的俄罗斯形象,张老师以我国当代的动画作品《前进,达瓦里希》(Вперед, товарищи / Forward, comrades,2013年)为例,讲述了该动画引起中俄两国网友对苏联的反思。
 
       张建华教授总结指出,历史上国家形象的自我塑造和他者认识大多包含一定的民族主义或意识形态色彩,它们经长期累积而成,并影响着当代的国家形象。研究历史学领域中的“国家形象”需要借鉴其他学科的研究方法,亦需要重视“他者视野”这一观察、评价一国形象的关键渠道。一个多世纪以来,苏联和俄罗斯对中国社会的许多方面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我们每个中国人的心中或多或少都有着关于俄(苏)的印象。老一辈人形成了浓郁的“苏联情结”,那既是关乎自己青春岁月理想的追忆,又是在当时情况下对国家发展前景的憧憬与展望。而到了青年一代,对俄(苏)的认识已超出意识形态范畴,成为对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灿烂文化的大国的理解与关照。张老师指出,正如19世纪俄国哲学家赫尔岑所言:“充分地理解过去,我们可以弄清楚现状。深刻地认识过去的思想,可以揭示未来的意义。向后看,就是向前进。”张建华教授深厚的历史思辨与现实关怀给同学们带来深刻的启迪。
 
 
       在长达两个多小时的学术报告中,张建华教授从历史与现实相结合的脉络出发,借助历史图片和现代影像充分展现了俄罗斯形象的变迁,以及他者视野中对俄罗斯形象的认识与评价。张老师精彩的演讲获得了在座师生的一致好评,大家真切感受到张老师对俄罗斯文化的深厚热爱、对俄罗斯历史不倦的探索精神。讲座结束之际,“形势与政策”小组成员向张建华教授赠送了本次讲座的海报。
 
 
       “古今世界 天下大观”系列讲座由历史学院世界近现代史研究中心和“形势与政策”小组共同主办,选择当前世界上的主要发达国家(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德国、日本),邀请历史学界国别史研究领域的专家学者,深入浅出地讲解上述国家的政治传统与现实国情,分析其成为世界强国的历史动因。讲座自2011年11月创办以来,已先后邀请到张建华、郭华榕、孙立新、安然、郭家宏、梅雪芹、巴斯蒂夫人、徐建新、李兴、吉勒•佩古等教授,为我校师生带来了十场精彩的学术报告。

(历史学院世界近代史教研室、“形势与政策”小组)    



© 版权所有 北京师范大学  地址: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编:100875  京ICP备05066832号-1   京公网安备110402430002号  电话查号台:010-58806183  后勤服务热线:010-58801111 Site designed by MONOKEROS